公元166年

公元166年

公元166年,农历丙午年,中国东汉延熹九年。

大事记

赈济司隶、豫州灾民

延熹九年(166)三月,桓帝以司隶(今河南洛阳东北)、豫州(今安徽毫县)等地发生饥荒,百姓饿死者十之四五,命太尉、司空、司徒等三府掾属巡行司隶、豫州,赈济灾民。

鲜卑略边

延熹九年(166)六月,鲜卑联合乌桓、南匈奴等数万骑入塞攻略缘边郡国,汉廷命匈奴中郎将张奂督幽州(今北京西南)、并州(今山西太原西南)、凉州(今甘肃张家川)三州军兵及度辽将军、护乌桓校尉等营兵进讨,鲜卑退回塞外。

党锢祸起

延熹九年(166)夏,善于占卜的方士张成推算可以遇赦,教其子杀人,司隶校尉李膺督促部下收捕,不久果然有令赦免,李膺不顾赦令,将罪犯杀掉。张成素与宦官相勾结,桓帝也颇信其术,于是,宦官唆使张成弟子牢修上书,诬告李膺等人蓄养太学游士,交结郡国生徒,相为部党,诽谤朝廷。桓帝大怒,下令各郡国收捕“党人”。太尉陈蕃以为“党人”都是久负盛名的忧国忠正之士,不应无故收捕,桓帝更怒,即刻将李膺等收狱,时受牵连者有太仆杜密、御史中丞陈翔、名士陈寔、范滂等二百余人,其中有一时不能抓获的,桓帝命使者四出搜捕,悬赏缉拿。不久,太尉陈蕃也因上疏直谏被加以“辟召非其人”的罪名免官。次年,名士贾彪入京请城门校尉窦武,尚书霍谞等人为党人诉冤,于是窦武直言上疏,并以病请辞去城门校尉职,霍谞也同时上疏为党人讲情。宦官因党人所相牵连者多为宦官子弟,也以天时为由请桓帝赦免党人。于是,桓帝于永康元年(167)六月下诏赦免党人,勒令党人二百余名皆归田里,禁锢终身,再不许入朝为官。此即历史上著名的“党锢之祸”。

鲜卑分部

延熹九年(166),汉廷以鲜卑势强难制,派使者封鲜卑大人檀石槐为王,并欲与其和亲。檀石槐不肯接受,抄掠汉地更甚,又自分鲜卑为三部:从右北平郡(今河北丰润东南)至辽东郡(今辽宁辽阳)为东部;从右北平郡以西至上谷郡(今甘肃敦煌西)为西部,三部各设大人统领部众。

清议之风大盛

延熹九年(166)六月,太学生三万余人沿袭士人官僚之间褒贬人物,左右舆论的清议之风,以郭泰、贾彪为首,与太尉陈蕃、司隶校尉李膺、议郎王畅互相褒重,太学生推崇李膺等人说:“天下模楷李元礼;不畏强御陈仲举;天下俊秀王叔茂。”于是清仪之风大起,士人竟以臧否人物相尚。朝中公卿大臣,畏遭士人贬议,皆至太学以图褒重之议。

皇甫规自附党人

延熹九年(166)夏,宦官挑唆桓帝大捕党人,党人李膺等皆为天下名士,一时之选。度辽将军皇甫规以自己未侧身党人之列,深以为耻,乃上疏说自己曾推荐故大司农张奂,是依附党人;又自己入狱时,太学生张凤等曾为自己诉冤,这是党人依附自己,请依党人之例入狱,朝廷不予理睬。

逝世

成瑨、刘质下狱死

延熹九年(166)六月,南阳太守成瑨将以贿赂宦官谋得官位并贪赃枉法的富商张泛收捕入狱,朝廷下令赦免,成瑨不顾赦令,仍将张泛处死,并捕杀其宗族宾客二百余人。桓帝大怒,收成瑨入狱。与此同时,太原太守刘质将为非作歹成一县大害的小黄门赵津抓捕,同样在赦令下达之后,将其处死,于是刘质也被桓帝收入狱中。不久,廷狱将成、刘二人被定成死罪。太尉陈蕃、司空刘茂等上疏为二人诉冤,认为张泛、赵津二人为大恶之人,理应处死;成、刘二人虽违犯赦令,但其心出于为国除恶,请赦免其罪。桓帝不听,成瑨、刘质遂死于狱中。

马融逝世

经学家马融(79-166)。马融字委长,右扶风茂陵(今陕西兴古东北)人。曾遍注群经,又注《老子》、《淮南子》,弟子常千余人,经学家郑玄亦其弟子。今存辑本。大秦王(罗马皇帝)安敦(约即马可·奥勒留,Marcus Aurelius Antoninus,121-180)遣使至汉,是为中国与欧洲国家直接往来之始。

文化纪事

襄楷上疏请奉道经

襄楷字公矩,平原湿阴(今山东临邑南)人。好学博古,善天文阴阳之术,笃信《太平青领书》。桓帝延熹九年(166)诣阙,两次上疏论天文灾异,比附政治,要求桓帝修德省刑,行教化,承天意。并推荐所谓于吉所受神书(即《太平青领书》),认为神书“专以奉天地顺五行为本,亦有兴国广嗣之术,其文易晓,参同经典。”疏上,朝廷以为所言诬罔,假借星宿,伪托神灵,收送洛阳狱治罪。

赵岐注《孟子》

赵岐字台卿,京兆长陵(今陕西咸阳东北)人,少通诸经,有才艺。桓帝延熹元年(158)因得罪宦官党羽,惧受祸,变姓名逃匿北海(今山东昌乐西北),卖饼市中。安丘(今山东安丘东北)孙嵩看出赵岐不是普通人,把他带回家中,藏于复壁之内三年。岐隐忍困厄,以坚强的毅力在复壁中作《孟子章句》,所注精审翔实,多有发明。